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旅游景点 > 玉带桥

玉带桥

关键词:信丰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政府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xinfeng88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21323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该桥位于虎山中心村、隘高至龙洲的虎山河上,建于清代,结构独特,其弧形如玉带飞跨于崇山峻岭之中,凌架于滔滔激流之上,其墩三孔,层楼式形状。古代,玉带桥为信丰通往广东兴宁、和平的交通要道,以结构奇特,气势雄伟而闻名于赣、粤、闽等地,留下了“远近闻名玉带桥,两岸峻峰入云霄。奔腾河水泻千里,玉带飞锁两山腰”的赞誉。



 

  几乎,每个地名都是一种文化信息。赣州,州府,章贡双江汇合处,传递的是一种政治与地理信息;信丰,人信、物丰,传递的是一种人格与物产信息……
  对信丰之物丰,我早有所闻,随手拈来,便如散珠碎玉般满目生辉,如传统的萝卜干、红瓜子、烟叶,新近开发的麦饭石、稀土、脐橙……而对信丰之人信,我则一直没有找有太有说服力的事件,直到这次去虎山寻找玉带桥,听过关于这桥的传说后,我才理会到这一说法的深刻内涵。
  沿着蜿蜒崎岖的乡间道路,在岁月磨砺得圆滑世故的卵石铺就的古驿道引导下,我们一行寻古人走过层峦峻岭走过山乡风景走进玉带桥。这座坐落于信丰县虎山乡中心村的古桥,刚从绿色中露出峥嵘一角,便惹来我们一阵欢声,而当我们面临高大、雄奇、沧桑的它时,则无不啧啧称奇。这是怎样一座桥呵?天高云淡下,群山逶迤,大地葱郁。如虹般飞临滔滔虎山河,多情地把两岸青山相挽。向大山深处延去的桥身,又宛若舒展玉臂的仙女,温柔地抚摸着大山宽厚胸膛的同时,也把往来行人的世代梦美延伸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踏访经过它,有多少掮客在桥头堡与玉带桥共听虎山河的滔声入眠,有多少香客在桥中间的庙烧过香许过愿祈求过幸福,有多少行人在双层雨檐下的木梁上歇过脚聊过天打过盹,又有多少少年在听着爷爷奶奶关于修桥人余凤岐的传奇故事中成长……显然这是一座充满了神奇与故事的石桥。
  时至今日,这条与梅林古驿道类似、通往广东的另一条驿道之作用已基本削减为零。驿道的卵石已残缺不全,了无生气;道旁的蒿草是荒了生、生了荒,层叠满了沧桑履痕;山巅的驿道走不远处即遁入野草丛中,不见踪影与去向;玉带桥沉寂得也有些年月了,虎山河滔声依旧,行人的欢声笑语则不能一同流淌了。其实,我们自然无权责备这桥的冷寞与功能的衰退,比之梅林古道,比之赣江航道,它的寂寞又算得了什么?今天,再审视400年生命的玉带桥,我们会发现,它所蕴含的精神气已超越桥之本身,已然成为信丰人秉性与品格的象征。我坚信走近它的人,都会在领略过它迷人风采的同时,深深地大醉于它散淡着的高贵气质中。而这精神气,却是造桥人余凤岐营造的。
  余凤岐,因为造玉带桥,几百年来,成了信丰县家喻户晓的人物。清初,虎山河水大浪涛天,驿道两岸如隔千里,来往行人极不方便。为造福一方百姓,便利南来北往客商,虎山余凤岐对天承诺——倾全家所有财产,建造玉带桥。一时间,整个信丰为之哗然,虎山河两岸顿然热闹喧腾,民工如云,造桥气势尉然壮观。可是,当这墩高5.7,面宽3.8,拱跨14.3.弧长81.45米的石墩三孔楼阁式拱桥近乎完成,仅差数百两银子工程便彻底峻工之时,玉带桥工程停了下来。
  仰望苍天,余凤岐欲哭无泪。沉默之后,他做出了最激烈的决断:卖妻,卖自己。将结发妻子打发走后,他叫人打制了一镣铐为自己锁上,从玉带桥往信丰城里走去,他沿路乞讨——谁能以完成玉带桥剩余工程的银子卖下他身上的镣铐,便给此家人终身做奴。此乃惊天地动鬼神之举,诚可动天,信可感人。余凤岐以身家性命全心造桥之诚之信,无疑是一壮举,是一种人格写照,信丰人的秉性也由此可见一斑。有幸的是,余凤岐带着镣铐走了不过数十里,便被路边一个善良寡妇将这镣铐买了下来,付足了银两,送余凤岐回到了玉带桥工地。玉带桥,终于峻工。仿佛一阙动听的山歌,这玉带桥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。
  今天,行走在玉带桥长廊里,看显得浊黄的虎山河水,看两岸青山连绵,看桥中间哪副对联:“海阔江深登岸不须舟与楫,功高德大固桥是赖圣与神”,令人诸多感慨。这圣,无疑是余凤岐,这神,则是百姓大众。至于后来传说,有神相助,天上飘下了玉带于虎山河上而成玉带桥,则纯属无聊想象。
  还有值得一记的是,十数年前,还有人在善良寡妇的后代家中见过哪副镣铐。镣铐依旧,锃亮如新,抚之若冰,令人惊叹,真仿佛有一种精神气融盈于其中。
  呵,玉带桥!



 

  几乎,每个地名都是一种文化信息。赣州,州府,章贡双江汇合处,传递的是一种政治与地理信息;信丰,人信、物丰,传递的是一种人格与物产信息……
  对信丰之物丰,我早有所闻,随手拈来,便如散珠碎玉般满目生辉,如传统的萝卜干、红瓜子、烟叶,新近开发的麦饭石、稀土、脐橙……而对信丰之人信,我则一直没有找有太有说服力的事件,直到这次去虎山寻找玉带桥,听过关于这桥的传说后,我才理会到这一说法的深刻内涵。
  沿着蜿蜒崎岖的乡间道路,在岁月磨砺得圆滑世故的卵石铺就的古驿道引导下,我们一行寻古人走过层峦峻岭走过山乡风景走进玉带桥。这座坐落于信丰县虎山乡中心村的古桥,刚从绿色中露出峥嵘一角,便惹来我们一阵欢声,而当我们面临高大、雄奇、沧桑的它时,则无不啧啧称奇。这是怎样一座桥呵?天高云淡下,群山逶迤,大地葱郁。如虹般飞临滔滔虎山河,多情地把两岸青山相挽。向大山深处延去的桥身,又宛若舒展玉臂的仙女,温柔地抚摸着大山宽厚胸膛的同时,也把往来行人的世代梦美延伸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踏访经过它,有多少掮客在桥头堡与玉带桥共听虎山河的滔声入眠,有多少香客在桥中间的庙烧过香许过愿祈求过幸福,有多少行人在双层雨檐下的木梁上歇过脚聊过天打过盹,又有多少少年在听着爷爷奶奶关于修桥人余凤岐的传奇故事中成长……显然这是一座充满了神奇与故事的石桥。
  时至今日,这条与梅林古驿道类似、通往广东的另一条驿道之作用已基本削减为零。驿道的卵石已残缺不全,了无生气;道旁的蒿草是荒了生、生了荒,层叠满了沧桑履痕;山巅的驿道走不远处即遁入野草丛中,不见踪影与去向;玉带桥沉寂得也有些年月了,虎山河滔声依旧,行人的欢声笑语则不能一同流淌了。其实,我们自然无权责备这桥的冷寞与功能的衰退,比之梅林古道,比之赣江航道,它的寂寞又算得了什么?今天,再审视400年生命的玉带桥,我们会发现,它所蕴含的精神气已超越桥之本身,已然成为信丰人秉性与品格的象征。我坚信走近它的人,都会在领略过它迷人风采的同时,深深地大醉于它散淡着的高贵气质中。而这精神气,却是造桥人余凤岐营造的。
  余凤岐,因为造玉带桥,几百年来,成了信丰县家喻户晓的人物。清初,虎山河水大浪涛天,驿道两岸如隔千里,来往行人极不方便。为造福一方百姓,便利南来北往客商,虎山余凤岐对天承诺——倾全家所有财产,建造玉带桥。一时间,整个信丰为之哗然,虎山河两岸顿然热闹喧腾,民工如云,造桥气势尉然壮观。可是,当这墩高5.7,面宽3.8,拱跨14.3.弧长81.45米的石墩三孔楼阁式拱桥近乎完成,仅差数百两银子工程便彻底峻工之时,玉带桥工程停了下来。
  仰望苍天,余凤岐欲哭无泪。沉默之后,他做出了最激烈的决断:卖妻,卖自己。将结发妻子打发走后,他叫人打制了一镣铐为自己锁上,从玉带桥往信丰城里走去,他沿路乞讨——谁能以完成玉带桥剩余工程的银子卖下他身上的镣铐,便给此家人终身做奴。此乃惊天地动鬼神之举,诚可动天,信可感人。余凤岐以身家性命全心造桥之诚之信,无疑是一壮举,是一种人格写照,信丰人的秉性也由此可见一斑。有幸的是,余凤岐带着镣铐走了不过数十里,便被路边一个善良寡妇将这镣铐买了下来,付足了银两,送余凤岐回到了玉带桥工地。玉带桥,终于峻工。仿佛一阙动听的山歌,这玉带桥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。
  今天,行走在玉带桥长廊里,看显得浊黄的虎山河水,看两岸青山连绵,看桥中间哪副对联:“海阔江深登岸不须舟与楫,功高德大固桥是赖圣与神”,令人诸多感慨。这圣,无疑是余凤岐,这神,则是百姓大众。至于后来传说,有神相助,天上飘下了玉带于虎山河上而成玉带桥,则纯属无聊想象。
  还有值得一记的是,十数年前,还有人在善良寡妇的后代家中见过哪副镣铐。镣铐依旧,锃亮如新,抚之若冰,令人惊叹,真仿佛有一种精神气融盈于其中。
  呵,玉带桥!

 

 



 

  几乎,每个地名都是一种文化信息。赣州,州府,章贡双江汇合处,传递的是一种政治与地理信息;信丰,人信、物丰,传递的是一种人格与物产信息……
  对信丰之物丰,我早有所闻,随手拈来,便如散珠碎玉般满目生辉,如传统的萝卜干、红瓜子、烟叶,新近开发的麦饭石、稀土、脐橙……而对信丰之人信,我则一直没有找有太有说服力的事件,直到这次去虎山寻找玉带桥,听过关于这桥的传说后,我才理会到这一说法的深刻内涵。
  沿着蜿蜒崎岖的乡间道路,在岁月磨砺得圆滑世故的卵石铺就的古驿道引导下,我们一行寻古人走过层峦峻岭走过山乡风景走进玉带桥。这座坐落于信丰县虎山乡中心村的古桥,刚从绿色中露出峥嵘一角,便惹来我们一阵欢声,而当我们面临高大、雄奇、沧桑的它时,则无不啧啧称奇。这是怎样一座桥呵?天高云淡下,群山逶迤,大地葱郁。如虹般飞临滔滔虎山河,多情地把两岸青山相挽。向大山深处延去的桥身,又宛若舒展玉臂的仙女,温柔地抚摸着大山宽厚胸膛的同时,也把往来行人的世代梦美延伸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踏访经过它,有多少掮客在桥头堡与玉带桥共听虎山河的滔声入眠,有多少香客在桥中间的庙烧过香许过愿祈求过幸福,有多少行人在双层雨檐下的木梁上歇过脚聊过天打过盹,又有多少少年在听着爷爷奶奶关于修桥人余凤岐的传奇故事中成长……显然这是一座充满了神奇与故事的石桥。
  时至今日,这条与梅林古驿道类似、通往广东的另一条驿道之作用已基本削减为零。驿道的卵石已残缺不全,了无生气;道旁的蒿草是荒了生、生了荒,层叠满了沧桑履痕;山巅的驿道走不远处即遁入野草丛中,不见踪影与去向;玉带桥沉寂得也有些年月了,虎山河滔声依旧,行人的欢声笑语则不能一同流淌了。其实,我们自然无权责备这桥的冷寞与功能的衰退,比之梅林古道,比之赣江航道,它的寂寞又算得了什么?今天,再审视400年生命的玉带桥,我们会发现,它所蕴含的精神气已超越桥之本身,已然成为信丰人秉性与品格的象征。我坚信走近它的人,都会在领略过它迷人风采的同时,深深地大醉于它散淡着的高贵气质中。而这精神气,却是造桥人余凤岐营造的。
  余凤岐,因为造玉带桥,几百年来,成了信丰县家喻户晓的人物。清初,虎山河水大浪涛天,驿道两岸如隔千里,来往行人极不方便。为造福一方百姓,便利南来北往客商,虎山余凤岐对天承诺——倾全家所有财产,建造玉带桥。一时间,整个信丰为之哗然,虎山河两岸顿然热闹喧腾,民工如云,造桥气势尉然壮观。可是,当这墩高5.7,面宽3.8,拱跨14.3.弧长81.45米的石墩三孔楼阁式拱桥近乎完成,仅差数百两银子工程便彻底峻工之时,玉带桥工程停了下来。
  仰望苍天,余凤岐欲哭无泪。沉默之后,他做出了最激烈的决断:卖妻,卖自己。将结发妻子打发走后,他叫人打制了一镣铐为自己锁上,从玉带桥往信丰城里走去,他沿路乞讨——谁能以完成玉带桥剩余工程的银子卖下他身上的镣铐,便给此家人终身做奴。此乃惊天地动鬼神之举,诚可动天,信可感人。余凤岐以身家性命全心造桥之诚之信,无疑是一壮举,是一种人格写照,信丰人的秉性也由此可见一斑。有幸的是,余凤岐带着镣铐走了不过数十里,便被路边一个善良寡妇将这镣铐买了下来,付足了银两,送余凤岐回到了玉带桥工地。玉带桥,终于峻工。仿佛一阙动听的山歌,这玉带桥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。
  今天,行走在玉带桥长廊里,看显得浊黄的虎山河水,看两岸青山连绵,看桥中间哪副对联:“海阔江深登岸不须舟与楫,功高德大固桥是赖圣与神”,令人诸多感慨。这圣,无疑是余凤岐,这神,则是百姓大众。至于后来传说,有神相助,天上飘下了玉带于虎山河上而成玉带桥,则纯属无聊想象。
  还有值得一记的是,十数年前,还有人在善良寡妇的后代家中见过哪副镣铐。镣铐依旧,锃亮如新,抚之若冰,令人惊叹,真仿佛有一种精神气融盈于其中。
  呵,玉带桥!

 



 

  几乎,每个地名都是一种文化信息。赣州,州府,章贡双江汇合处,传递的是一种政治与地理信息;信丰,人信、物丰,传递的是一种人格与物产信息……
  对信丰之物丰,我早有所闻,随手拈来,便如散珠碎玉般满目生辉,如传统的萝卜干、红瓜子、烟叶,新近开发的麦饭石、稀土、脐橙……而对信丰之人信,我则一直没有找有太有说服力的事件,直到这次去虎山寻找玉带桥,听过关于这桥的传说后,我才理会到这一说法的深刻内涵。
  沿着蜿蜒崎岖的乡间道路,在岁月磨砺得圆滑世故的卵石铺就的古驿道引导下,我们一行寻古人走过层峦峻岭走过山乡风景走进玉带桥。这座坐落于信丰县虎山乡中心村的古桥,刚从绿色中露出峥嵘一角,便惹来我们一阵欢声,而当我们面临高大、雄奇、沧桑的它时,则无不啧啧称奇。这是怎样一座桥呵?天高云淡下,群山逶迤,大地葱郁。如虹般飞临滔滔虎山河,多情地把两岸青山相挽。向大山深处延去的桥身,又宛若舒展玉臂的仙女,温柔地抚摸着大山宽厚胸膛的同时,也把往来行人的世代梦美延伸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踏访经过它,有多少掮客在桥头堡与玉带桥共听虎山河的滔声入眠,有多少香客在桥中间的庙烧过香许过愿祈求过幸福,有多少行人在双层雨檐下的木梁上歇过脚聊过天打过盹,又有多少少年在听着爷爷奶奶关于修桥人余凤岐的传奇故事中成长……显然这是一座充满了神奇与故事的石桥。
  时至今日,这条与梅林古驿道类似、通往广东的另一条驿道之作用已基本削减为零。驿道的卵石已残缺不全,了无生气;道旁的蒿草是荒了生、生了荒,层叠满了沧桑履痕;山巅的驿道走不远处即遁入野草丛中,不见踪影与去向;玉带桥沉寂得也有些年月了,虎山河滔声依旧,行人的欢声笑语则不能一同流淌了。其实,我们自然无权责备这桥的冷寞与功能的衰退,比之梅林古道,比之赣江航道,它的寂寞又算得了什么?今天,再审视400年生命的玉带桥,我们会发现,它所蕴含的精神气已超越桥之本身,已然成为信丰人秉性与品格的象征。我坚信走近它的人,都会在领略过它迷人风采的同时,深深地大醉于它散淡着的高贵气质中。而这精神气,却是造桥人余凤岐营造的。
  余凤岐,因为造玉带桥,几百年来,成了信丰县家喻户晓的人物。清初,虎山河水大浪涛天,驿道两岸如隔千里,来往行人极不方便。为造福一方百姓,便利南来北往客商,虎山余凤岐对天承诺——倾全家所有财产,建造玉带桥。一时间,整个信丰为之哗然,虎山河两岸顿然热闹喧腾,民工如云,造桥气势尉然壮观。可是,当这墩高5.7,面宽3.8,拱跨14.3.弧长81.45米的石墩三孔楼阁式拱桥近乎完成,仅差数百两银子工程便彻底峻工之时,玉带桥工程停了下来。
  仰望苍天,余凤岐欲哭无泪。沉默之后,他做出了最激烈的决断:卖妻,卖自己。将结发妻子打发走后,他叫人打制了一镣铐为自己锁上,从玉带桥往信丰城里走去,他沿路乞讨——谁能以完成玉带桥剩余工程的银子卖下他身上的镣铐,便给此家人终身做奴。此乃惊天地动鬼神之举,诚可动天,信可感人。余凤岐以身家性命全心造桥之诚之信,无疑是一壮举,是一种人格写照,信丰人的秉性也由此可见一斑。有幸的是,余凤岐带着镣铐走了不过数十里,便被路边一个善良寡妇将这镣铐买了下来,付足了银两,送余凤岐回到了玉带桥工地。玉带桥,终于峻工。仿佛一阙动听的山歌,这玉带桥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。
  今天,行走在玉带桥长廊里,看显得浊黄的虎山河水,看两岸青山连绵,看桥中间哪副对联:“海阔江深登岸不须舟与楫,功高德大固桥是赖圣与神”,令人诸多感慨。这圣,无疑是余凤岐,这神,则是百姓大众。至于后来传说,有神相助,天上飘下了玉带于虎山河上而成玉带桥,则纯属无聊想象。
  还有值得一记的是,十数年前,还有人在善良寡妇的后代家中见过哪副镣铐。镣铐依旧,锃亮如新,抚之若冰,令人惊叹,真仿佛有一种精神气融盈于其中。
  呵,玉带桥!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信丰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0797-3339778 传真:"" 邮箱:1376781366@qq.com
地址:信丰县嘉定镇府前路中段 邮编:3416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城市中国信丰营运中心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""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